第一百零四章 轉移走了?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oxfqra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出現了!

他們出現了!

這一片修真界,飛一般的轟動起來,又是消息爆炸開。

“岳山和紅風暴出現了!”

“在哪里?”

“在野火城附近,這兩個家伙,抓了一個小修,打探消息,雖然蒙了面,但岳山的身形,瞞不過去,元氣也改變不了,一個火修,一個土修,絕對是他們。”

“他們去了哪里了?”

“向野火城的西邊逃出去了,很多修士都已經開始追蹤他們了,道友自便,在下先走一步。”

“道兄去哪里?那不是野火城西邊的方向!”

“自然是去拔山家領賞,哈哈——”

......

各路修士們,紛紛出洞。

而一條條消息,在不經意間,也是從各處,傳進了修士的耳朵里,引發出極多的猜測和聯想來。

荒野山村,白布祭天,哀嚎聲四起。

“是哪個喪心病狂的畜生干的。”

“竟連孕婦也殺!”

“不只如此,聽說他......他連蘭花肚子里的孩子,都挖出來帶走了!”

“天殺的禽獸!”

山中村民,義憤填膺。

“把這消息,告訴山中的仙長去,請他為我們做主!”

“沒錯,請他找出這個兇手來。”

大隊人馬,浩浩蕩蕩,開進山中。

兩個修士,踏云而飛,路過某處山頭時,猛的一停,朝下方里看去,是一片狼藉景象,破爛的房屋,和累累的白骨,交織成一片。

“這日月宗,是怎么回事,竟然被人屠了,這是誰干的?”

其中一個身材胖大的修士,驚聲說道。

“我記得這日月宗,只是個散修聚集而成的五六流的小宗門吧,被人滅了,有什么可驚訝的,修真界里,不是一直都這么亂嗎?”

“確實如此,只是有點可惜。”

“有什么好可惜的?”

“道友或許還不知道,這日月宗的宗主,是個極有志向的修士,他曾與我聊過,說現在的日月宗,雖然只有百多人,但只要他們努力招收弟子,自己也努力誕下有修道資質的后代,早晚會成為令人不敢忽視的力量。”

“等等,你說他們在努力誕下有修道資質的后代?”

“沒錯,日月宗里,成雙成對的道侶極多,對男女之事,也很熱衷,倒并非好色,而是據說與他們修行的功法有關。”

“若這么說,這日月宗的被滅......會否與那幾位有關?”

胖大修士聞言,目光凝重起來。

......

滅族!

屠宗!

擄走打殺懷孕婦人,搶走嬰兒!

一樁樁慘事的消息,在修真界里飛一般的傳了開去,而且這些慘事的發生路線,和岳巋然二人,逃去的方向,大致一致。

是他!

就是他干的!

一定是他干的!

根本不必再有懷疑,幾乎所有修士,都認定是岳巋然干的,瞧那手法,他果然和血手老怪有干系!

如此一來,追蹤岳巋然二人的修士,更多起來,倒也不全是為了獎賞,不少是出于一顆義憤之心。

山野,雨夜!

雷鳴之聲不斷,大雨磅礴而下。

但在這樣的大雨天氣里,某片山野上空,卻有火海橫陳,黃沙風暴飛卷,又碰撞出更加響亮激烈的聲音來,在這雨夜世界里,格外的醒目。

岳巋然和紅風暴,身影忽閃,將一個個對手,強勢擋下,他們的對手,大多境界與他們差不多,也都有一些手段。

而這,早已經不是二人打的第一場。

紅風暴一桿烈火橫金槍,轟出漫天火焰來,燒的那一片打斗之地里,霧氣大起,他的眼角余光,則是微微掃了掃岳巋然。

“這個家伙,始終不急著解決戰斗,每一次甚至沒有趕盡殺絕,仿佛要故意暴露行蹤一般,絕對有謀算......他是要釣出血手老怪來。”

心中猜測隱隱。

“道兄,小心尾大不掉,遠方里肯定還有很多修士在趕來!”

忍不住提醒了一句。

岳巋然聞言一笑。

“既然你都這么說了,那就早點解決今天的戰斗吧!”

大喝聲里,岳巋然身影猛的一閃,夾帶這風暴世界和光芒,一拳拳的狂砸出去。

蓬!

蓬!

一蓬蓬血霧,爆炸開來。

......

恐怖的實力,看著殘存的修士們,心神直抖,畏懼之色,飛一般的浮上眼底來。

“走——”

大喝聲里,有人轉頭就走。

岳巋然雖然不打算趕盡殺絕,但也沒打算放過那么多的修士。

“你們這些家伙,既然貪圖拔山家的懸賞,那就早該有人為財死,鳥為食王的覺悟!”

砰砰——

暴喝聲里,揮拳不斷,一道道身影,被轟的落向地面。

“岳山,你這大魔頭,人人得而誅之,我們才不是為了什么懸賞而來。諸位,我來纏住他,你們一定要他的行蹤消息帶出去。”

有人竟不逃,大喝著殺來。

一個濃眉虎目的漢子,施展的是一手雷霆法術,也算氣概不俗,但哪里會被岳巋然放在眼里。

岳巋然冷哼轟拳,但很快便是目光怔了怔。

對方的眼神,實在是有些正氣凜然,不過——他轟出的拳頭,已經無法再收回,終是繼續轟去。

轟隆隆——

雷滅!

身死!

又一個修士,被岳巋然擊殺。

......

“啊——”

“快逃!”

一片慘叫聲起,最終,只有有限的三四修士,逃了出去。

岳巋然二人,摘了死者的儲物袋子后,也不多留,逃進了遠方的黑暗之中。

“道兄,他們說的那些慘事,不會真的是你干的吧?”

片刻之后,紅風暴邊飛邊問。

“我天天和你在一起,哪來的分身之術,去干那些事情。”

“我明白了,定是上官凡幫你干的!”

紅風暴飛快反應過來,但馬上就面色沉了沉道:“道兄,會否下手太狠毒了一些。”

岳巋然聞言,掃了他一眼,沒想到即便淪為修奴,他依然有幾分正氣,淡淡道:“放心吧,那些人,只不過被上官凡先轉移走了,關押起來,過了此事,會放出來的。雖然仍有些對不住他們,但為了除掉血手老怪,仍舊是值得的,只能先委屈他們了。”

紅風暴點了點頭,這才放下心來。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