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八章 羞辱柳智杰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oxfqra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唐宗不可能再給毛天易機會,畢竟這件事情已經讓韓三千親自插手,這樣的人,哪怕唐宗對他還有些感情在,也不值得唐宗去維護。

掛掉電話不久,唐宗的人就來了,毛天易在絕望中被帶走,那個助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,連抬頭看一眼毛天易的勇氣都沒有。

他沒有想到,毛天易的輝煌才剛開始,竟然會墜落得如此之快,就像是流星一閃而過。

“三千哥,他做的事情跟我無關,我都是被逼的,是他要求我做。”助手一邊說著話,一邊對韓三千磕著頭。

韓三千揉了揉太陽穴,他來彬縣,為的是遏制蔣家去云城給蘇迎夏找麻煩,本以為唐宗選擇的人能夠讓他省心,可是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局,這樣一來,彬縣可就沒有掌控局面的人了,而韓三千還得為這個人選傷腦筋。

如果是在云城,這個問題對韓三千來說是小事,他有大把人選,可是彬縣,實在是想不出有值得提攜的人。

看了一眼助理,這種慫貨不足以擔當大任,哪怕給他足夠的權利,他依舊會是個玩弄地位的垃圾,和毛天易不會有任何區別。

思來想去,韓三千的腦海里,只出現了一個人名。

柳智杰!

曾經那個和韓三千暗中較勁的男人,和蔣琬分手之后,也不知道這家伙現在是個什么情況。

對韓三千來說,柳智杰并不是一個能成大事的人,但他對韓三千的恐懼非常深,或許有這一份恐懼在,將他扶持而起,他便不敢對韓三千有任何背叛之心。

而且用他來控制著蔣家,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,畢竟柳智杰對于蔣家非常熟悉。

以韓三千如今的地位,要恐嚇蔣家,不需要他親自出面,即便是讓林勇來,也能夠非常輕松的辦到。

但是對韓三千來說,這件事情非常重要,和蘇迎夏韓念有關的任何事情,都值得他親自出面。

這倒不是韓三千給自己找麻煩,而是在他的觀念里,這不是一件可以忽視的小事情。

因為這個世界上,最值得韓三千在乎的,只有蘇迎夏和韓念。

“幫我找個人,叫柳智杰。”韓三千對助手說道。

“是,是,三千哥,我馬上幫你打聽。”助手連連點頭說道。

接連幾個電話打出去,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助手就得到了信息反饋,從這方面來看,他在彬縣還是有著不錯的人脈力量,或許讓他留在柳智杰身邊能夠幫不少忙,畢竟柳智杰的身份只是個普通公司的老板而已,突然間要他坐上這么高的位置,短時間內不見得他能夠適應,而有這個助手在,他適應這些事情就會變得容易很多。

至于柳智杰的品行會不會被助手帶偏,這一點韓三千完全沒有擔心,狗的品行是隨主人的,有毛天易那樣的主人,才有囂張跋扈的狗,只要柳智杰能夠認清自己應該做什么,那么助手就不可能影響到他。

“三千哥,人已經打聽到了,在風滿樓。”助手對韓三千說道。

風滿樓?

韓三千微皺眉頭,如果記得不錯的話,柳智杰的公司應該是做金融方面的,這又不是吃飯的點,他在風滿樓干什么呢,這地方,一聽就是一個酒樓啊。

“走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坐上原本應該屬于毛天易的車,助手開著車,朝風滿樓而去。

現在雖然還不是吃飯的點,風滿樓也只有一桌客人,但是因為這桌客人的存在,顯得整個風滿樓熱鬧非凡,每個喝酒的客人說話聲音都特別大,而且吹起牛來天王老子都攔不住。

“柳智杰,上酒,動作真他媽慢。”這時,一個年輕人大聲吼道。

沒一會兒時間,柳智杰便抱著一箱啤酒走到了客人面前。

“柳智杰,你以前怎么說也是老板啊,竟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步。”

“能讓你這種老板給我們拿酒,可真是舒服啊。”

“以前請你吃飯,你他媽還不給面子,現在知道自己是個什么玩意兒了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眾人放聲大笑。

他們不是一桌普通的客人,所有人或多或少和柳智杰有過一些交集,都是彬縣一些小公司的老板,其中有生意比柳智杰做得好的,但更多的,以前并不如柳智杰,而現在,柳智杰的公司完了,為了生存不得已找了一份工作,這些人聽到消息之后便集結在一起來風滿樓吃飯。

俗話說醉翁之意不在酒,這些人也不是真的來吃飯,而是為了羞辱柳智杰。

聽到這些話,柳智杰低著頭,以他現在的地位,沒資格和這些人較勁,他現在也沒有翻身的資本,只能默默的承受著這種羞辱。

“對了,你的女朋友叫什么來著,昨晚我不過用了一部新手機就把她搞定了,她還告訴我你在床上不行呢。”某人嗤笑著說道。

柳智杰和蔣琬早就已經分手了,曾經還有一段時間蔣琬騷擾過他,希望能夠和他復合,但是柳智杰沒有答應,畢竟蔣家被唐宗視為眼中釘,為了公司的發展,柳智杰怎么可能和蔣琬在一起。

而且這個女人的勢力柳智杰也認清了,可共享富貴,但絕不能有難同當,這樣的女人對他而言沒有任何意義。

事實也證明了他對蔣琬的看法完全正確,柳智杰公司破產之后,蔣琬只出現過一次,指著柳智杰的鼻子一頓辱罵之后,她便永遠的消失了。

偶爾柳智杰會從某些人口中得知一些關于蔣琬的消息,她現在就像是只雞,只要誰給得起錢,蔣琬就愿意躺上誰的床。

“柳智杰,你他媽也太沒有出息了吧,自己的女人竟然被玩了也不敢吭聲?”

“真是個廢物,你以前不是挺能耐的嗎,現在一句話都不敢說了?”

柳智杰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和她早就已經分手了,她要和誰睡,跟我沒有關系。”

“不行,我得讓那個婊子來看看,看看現在的你有多窩囊。”剛才說話那人掏出了手機,撥通了蔣琬的號碼。

“喂,你馬上來風滿樓,你前男友在這里當服務員,你來照顧照顧。”那人對電話里的蔣琬說道。

前男友?

蔣琬立馬就想到了柳智杰,以前她因為錢而喜歡上了柳智杰,但是現在,她只拿柳智杰當窮逼看待,這種人不值得她親自去見一面。

“我不去,見他這個廢物干什么。”蔣琬不屑的說道。

“臭娘們,老子讓你來就來,你還敢拒絕我?”那人不滿的說道。

蔣琬聽到這話頓時不知所措,畢竟這個人是她現在不能得罪的,而且她也知道讓她去風滿樓的作用是什么,不就是想利用她去羞辱柳智杰嗎?

“趕緊滾過來,老子賞你一萬。”那人繼續說道。

“好,我馬上到。”蔣琬立即應到。

掛了電話,那人嘲笑著說道:“這婊子可真是有意思,為了錢,什么都肯干,你們幾位有沒有興趣,長得不錯,最重要的是床上功夫還不賴,挺會伺候男人的。”

一幫大男人相視一笑,心中似乎有了什么打算。

柳智杰身為男人,通過他們的眼神就能夠猜到他們想干什么,不過他對蔣琬沒有半點同情,哪怕是曾經的情侶,但這一切都是蔣琬為了錢而咎由自取,根本就沒有值得同情的地方。

“柳智杰,我的鞋臟了,你要是愿意跪下來給我擦干凈,我也給你一萬,怎么樣?”那人伸出腿,對柳智杰說道。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