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 府尹大人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oxfqra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葉滄海早看出來了,血煞掌絕對能打殘你,那正好了,拚個半殘,讓手掌受傷,爾后激活滅絕掌之無堅不摧,那威力絕對恐怖。

果然,手掌還沒真正的接觸到,血煞之氣已經讓葉滄海的手掌受傷了。

瞬間,無堅不摧給激活。

也就在那一剎那,葉滄海的掌力突然間猛漲了十倍。

太快了,寧世耀連閃的念頭都來不及。

嘭!

一聲震響,寧世耀悶叫一聲,整個人飛了出去,地下,是斑斑血跡。

葉滄海的功力本來就比他高一層,現在加上十倍力氣,寧世耀哪受得了,翻滾著一落地人已經暈過去了。

而且,手掌軟不拉嘰,跟手腕之間就剩下一層皮肉還連著的,看來,一只手掌斷了。

而且,是粉碎性骨折。

“二爺!”羅建同等人嚇傻了,尖叫著撲上來。

“給我亂棍打出去!”云嘯一看,還以為寧家人要打群架,一聲吼,幾個護衛馬上沖上前去一陣子拳打腳踢,打得寧家護院們鬼哭狼嚎。

“救命啊,我們只是要救二爺,不想鬧事。”

“我們不敢了,饒命啊……”

……

“滾!”

云嘯哼道,寧家人趕緊互相扶著,背起寧世耀狼狽而去。

“哈哈哈,好樣的,這男爵賞得不冤。”云嘯又夸了一番,爾后有事匆匆走了。

嗎得,本來是要打臉的,反倒變成給葉滄海助興了,鄭韋心里的憋屈自不必說了,杭新格更是黑著臉走的。

“葉大人,請把張重移交給我們,我們要帶他回海州府嚴審。”幾人一走,吳信峰就坐不住了,馬上提了出來。

“吳總捕頭,張重暫時還不能交給你們。”葉滄海搖了搖頭。

“葉大人,張重的案子已經驚動了撫臺大人。被害者家的那位侯爺親戚可是看得緊,一刻都不能拖。”吳信峰表情一愣,臉板了起來

“有些事不好明說,放心,十天內,一定把張重交給你們。”葉滄海說道。

畢竟,鄭家血案還牽扯著這家伙,自己先得搞清楚。

不然,今天鄭韋放過了自己,那是因為有海州王特使在場,過兩天估計就沒那那么好講話了。

“葉大人,我們一刻也不能拖,請馬上把張重移交給海州府。”吳信峰臉上露出一絲不滿了,八成是認為葉滄海想搶功勞摘桃子。

“吳總捕頭,此事不好明說,葉某并沒別的意思,張重暫時肯定不能交給你們,十天后你們再來提人就是。”葉滄海道。

“葉大人,你想干什么?張重的案子是海州府接手的,難道?東陽府也想插一手?”吳信峰直接開炮了。

“你誤會了。”葉滄海道。

“誤會,呵呵,你把我當傻瓜是不是?葉大人,今天你不把張重交給我們,我只能向府尹大人稟報提人了。”張重開始施壓。

“張重是我們抓的,留十天都不行。你們有本事,自己去抓就是。”馬超早氣不過了,回道。

“沒錯,沒本事抓人,撈人倒是手快得很。好像,咱們逮到人的還犯了大罪似的,什么破玩意兒。”陶丁也跟著說道。

“馬捕頭,今天你不亮出來咱還就不跟你理論了。既然你亮出來了,我吳信峰就把話擱在這里,張重必須帶走。”吳信峰說道。

“老子就是不放人,難道你們還敢明搶?”馬超說道。

“田召,千里加急,向府尹大人稟承此事。”吳信峰沖一個瘦臉的屬下說道。

海神國官府傳信一般分為幾種,第一種是八百里加急,就是快馬接力傳信。

第二種就更高級一些了,叫飛鴿傳書,速度當然快了幾倍,稱之為千里加急。

據說還有個萬里加急,怎么樣傳訊葉滄海都沒聽說過。

不過,想想這個應該有些神話了。

除非把現代社會的高科技通訊設備搬過來,不然,怎么可能做到萬里加急。

“加就加,誰怕誰?”馬超頭一傲,直慫道。

“葉大人,你說,我該怎么稟承府尹大人?”吳信峰故意的看了葉滄海一眼,明擺著是在威脅人了。

“你愛怎么稟報那是你的事,不過,本官還有事,就不賠你了。”葉滄海一甩袖子,自個兒走了。

那是氣得吳信峰直接朝田召喊道,“跟府尹大人稟承說,東陽府葉滄海刻意阻攔,非要十天后才能提人。這完全是在刁難我海州府。張重之事太大了,侯爺一直在逼著的……”

這話,自然是講給葉滄海聽的。

不過,葉滄海頭也沒回,自個兒走出大門了。

田召寫完后看著吳信峰問道,“要不要改一下?”

“改什么?發出去。”吳信峰見沒人鳥自己,那是更氣了。

“吳總捕頭,本捕頭還有事,就不招待你們了。來人,送客。”馬超做得更絕,居然直接把吳信峰一伙掃地出門了,那是氣得吳信峰牙齒都差點咬碎了。

“捕頭,人家連鄭大人都敢頂,估計府尹大人的令示也不管用。”一出衙門,田召馬上湊上前來說道。

“不管用,不管用侯爺的令示難道也沒用?”吳信峰冷笑一聲。

“還是捕頭厲害!”田召陰笑了笑。

“都是給葉滄海逼得,那小子太囂張了。我看,得治一下才是。”吳信峰哼道。

“那是,嗎得,咱們海州府哪次到地方不是像爺一樣給招待著,就這東陽府翹皮,居然不鳥咱們。”田召狠狠說道。

“衛國忠寵著他,他就翹皮。我看要是衛國忠走了,老子扒了他這身袍服。”吳信峰滿腔怒火。

“男爵大人好威風,老夫得祝賀你一下才是。”這不,葉滄海卻是悄悄的到了鄭家的靜心園。

剛一碰面,就被老侍郎鄭方橋磕襯了幾句。

“青年封爵,當然該得意了。不過,可別馬失前蹄。鄭家案子不破,你也就幾天了。到時,你就是男爵,本巡察照樣拿你下大牢問罪。”鄭韋坐一旁在冷笑。

“你!未盡父親之責。”葉滄海好像瘋了,居然一指鄭老侍郎,那是看得旁邊站著的下人目瞪口呆,這膽兒也太大了嗎?哪料到,后邊還有更放肆的。

葉滄海叱完后手指一轉,又指向了鄭韋道,“還有你,根本就沒有一個當叔叔的樣子。

鄭通有你們這樣的親爹,有你這樣的叔叔,真是一種恥辱。

我為鄭通感到可惜,感覺不值啊,感到痛心啊。”

“葉滄海,你在胡言亂語什么?”鄭方橋差點氣暈了,一拍桌子站了起來。

“葉滄海,我看你這官也當到頭了。本來,看特使面子給你幾天,現在看來,你是越來越囂張了。本巡察現在就到衙門摘了你帽子,打入大牢!”鄭韋也差點給氣成鄭瘋子了,指著葉滄海訓道。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