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慧極必傷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oxfqra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誒?唐時玥一呆,回過頭來。

太子已經上前一步,笑著拿過筆,飽蘸了濃墨。

桌案上攤著好幾張紙,不同人的筆跡,寫著“小報”、“飛報”、“日報”之類的,然后唐時玥丑的很有特點的字也有,寫著“雁報”。

太子微微一笑,便落筆,寫下了龍飛鳳舞的“雁報”兩個大字。

唐時玥大喜:“對對對!我就是想要這種感覺!你真是太厲害啦!”她拍了一下他的手臂,然后“猛然回神”。

孟以求已經啪的一下跪下了:“太子殿下。”

唐時玥趕緊跟著跪下。一屋子人瞬間跪了一地。

太子道:“不必多禮,都起來。”

他虛扶了唐時玥一把,然后笑向孟以求道:“你賴在這兒做甚?”

太子是養在皇貴妃宮里的,兩家算是親戚,孟以求見過太子,但真的沒跟太子說過話啊!

但見太子口吻親昵,孟以求傻了才不湊趣,便笑道:“回殿下,孟家跟玥坊做生意呢!寐與阿玥一見如故,乃是知交好友,正好遇上這么大的事,當然要留下來幫她一把。”

太子點了點頭,“聽說你也幫了不少忙,只是,你家人必定擔心壞了。”

孟以求道:“回殿下,寐已傳了信回家了。”

太子也沒多說,就向唐時玥道:“阿玥,這一次,多虧你了。”

唐時玥道:“言之過早。”

太子一笑,轉頭看向那些報紙:“阿玥怎么想到弄這個的?”

唐時玥立刻道:“你是不知道……”然后咽住了,一臉尚未找到狀態的不知所措。

太子笑著擺手,令其它人下去,只留下了唐時玥和孟以求,一邊道:“不必多禮,之前怎么說話,現在還怎么說就是。”

唐時玥咳了一聲,有些不自在的道:“殿下,我家里人不是去參加府試了么?結果就因為信息不暢,我們這邊事情都處理完了,他們那邊還以為我們水深火熱呢。結果阿琛就趕回來了,再回去就來不及了,就把府試給誤了。”

“然后第二天,我又看到有對老兩口在姚家客棧,就是用來隔離病人的那個地方,他們在外頭哭呢,他們不知道怎么把消息聽岔了,以為自家兒子在那里頭,結果我一問,根本沒有!他兒子根本沒染上。”

“所以我就想,要是有個能傳達消息的方式就好了,一旦發生這種大事,可以把消息傳達一下,例如如今里面的情況如何,是否得到了控制,例如這里頭被隔離的人姓甚名誰,是否得到了救治……種種吧,然后林縣尊就想到了邸報。”

太子點了點頭,就拿起來細看。

上頭先簡單寫了一個災情通報,什么已經接種完畢多少人,發現染病多少人,種種的數據。

然后就是一個天花知識的講解,除了文字,還有圖畫。

而那圖畫也果然如林縣令所說,十分的簡潔明了,例如畫出一個小人,手臂上畫道口子,然后割牛……然后再畫幾個太陽,表示過了幾天,手臂上的口子畫兩個豆豆……再畫幾個太陽,再畫一小片黑,表示結痂……

總之十分的簡單易懂。不識字也能明白。

太子笑著點了點頭,“不錯。”

他看了他一眼,心中微嘆。

唐時玥現在風頭太盛,按說正應該收斂些,可她顯然沒有這個意識,居然又順手弄出來這么一個新鮮東西。

太子嘆了口氣,想說什么,卻又不好說的,半晌才笑道:“阿玥是不是想見阿旌?我命他回來可好?”

唐時玥趕緊搖頭:“不好。”

“為何?”

唐時玥道:“他志在征戰沙場,保家衛國,我怎么能因為一點私心,就折斷他的翅膀?”

太子失笑:“我聽聞你十分思念他?”

“沒啊!”唐時玥擺了擺手:“我就是有事的時候隨便想一下,平時根本都想不起來的。”

太子笑出聲。

如果太子學過后世的詞兒,就會知道她這種表現叫做傲嬌。

孟以求默默站著當背景,只瞧著暗暗稀罕。

太子跟她說話,也太隨意了,難道太子沒暴露身份的時候,他們就是這樣相處?

他忽然警惕起來。

太子,不會打上阿玥的主意了吧?

又一想不對啊,太子剛才明明親口說了“阿旌”,這說明他們認識啊!太子應該不會強奪人.妻吧?

孟二少思維萬千之時,太子和唐時玥仍在對答。

直聊了小半個時辰,太子才起身,臨走之前,他溫聲同她道:“慧極必傷,阿玥要留心才是。”

等太子走了,孟以求斜眼看她,見她全不在意的樣子,忍不住問她:“太子殿下說的……你聽到了沒?”

她道:“聽到了啊?”

他訝然挑眉:“那你……我是說這個慧極必傷,意思是說……”

唐時玥瞪他一眼:“我知道慧極必傷什么意思!你覺得我是個文盲嗎?”她哼了一聲:“但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我雖然很‘慧’,但又不‘極’,傷不著我的!”

孟以求:“……”

他又是無奈,又是好笑:“阿玥說的是。”

唐時玥擺手:“行了,把人叫回來,咱們趕緊把雁報弄好!”

幾人正忙著,蘇濟親自來找她,張口就道:“你可愿拜老夫為師?”

唐時玥累的不堪,反應也有點兒遲鈍,下意識的擺手:“我很懶,又很笨,我不想學醫的。”

蘇濟道:“那就少學一點。”

唐時玥終于回過味兒來。

太子肯定是召見過蘇濟的,所以,這應該是上面的意思,畢竟,總要為種痘之術弄一個合適的出處。

就是掛個名兒唄!

于是唐時玥立刻折身下拜:“徒兒見過師父。”

“嗯。”蘇濟捋了捋胡子:“為師一共收過九個弟子,你是第十個,為師以后不會再收弟子,你就是我的關門小弟子了……”

他頓了一下:“你每日均需與我學醫一個時辰,若是這天有事,就把時間加到第二天,”他從袖中取出一本書:“雖然最近事多,也不要懈怠,你先抽時間把這本書背完,三日之后,為師會考你。”

他不容分說的把書塞進她手里,背著手就走了。

??

唐時玥滿臉崩潰……說好的少學一點呢?

她總在忽悠別人上賊船,現在自己,好像也不小心上了賊船??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